山峦

编辑:拉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12:36:56
编辑 锁定
山:高度较大,坡度较陡的高地,峦:小而尖的山,或连绵的山。山峦,指相连的高山。
中文名
山峦
拼音  
 shānluán
注音 
 ㄕㄢ ㄌㄨㄢˊ

山峦词语概念

编辑

山峦基本解释

[chain of mountains;multipeaked mountain] 连绵不断的群山,一眼望不到边的山。
山峦起伏。[1] 

山峦引证解释

指连绵的山峰。
王建送严大夫赴桂州》诗:“水驿门旗出,山峦洞主参。”杨朔《海市》:“山峦时时变化着,一会山头上幻出一座宝塔,一会山洼里又出现一座城市。”[1] 

山峦文章

编辑
《山峦》
作者:筱敏
俄国十二月党人起义,被历史称之为贵族革命。那是一个极其黑暗极其龌龊的时代,除了匍匐于王权靴下的草芥,任何生命都不能生长。然而,恰恰是窒息生命的统治,使自由成为一种焦灼的渴望;恰恰是腐质土的堆积,迫使一种名叫崇高的生物直立起来,以流血的方式,不顾一切地生长。
为废除农奴制,为反抗专制制度,一群心怀使命感的贵族青年站到了起义队伍的前列,并且沿着这条因自由的火把而延伸的道路,走到了绞刑架下或者西伯利亚矿坑的底层。要理解这种崇高的生命必须有同样崇高的心灵。一位政客说:欧洲有个鞋匠想当贵族,他起来造反这理所当然,而我们的贵族闹革命,难道是想当鞋匠?这样一种无耻的“幽默”,除了表明其躯壳能增长腐质土的堆积,其灵魂卑贱地受着王权专制的役使之外,难道可以给予崇高的生命些许蚀损么?人和人有时是不屑于对话的,一种是以渴望自由为高尚的人,另一种以博取豢养为荣耀的人。
百余名十二月党人带着镣铐到西伯利亚去了,并将在苦役和囚禁之下终其一生。他们的罪证是对祖国的忧虑和挚爱,对奴隶的关注与同情。在那条被他们的歌声和镣铐敲击过的驿道上,那条漫长的,永无终了的,直插入蛮荒和苦难的驿道上,远远地追踪而来的,是他们年轻的妻子。
俄罗斯妇女的形象,常常使人想起山峦,有傍墨时分的落霞裁成披巾裹住双肩,以整整一生的坚忍,伫立眺望的山峦。而脚下的土地古老并且厚重,以致夜因眺望而退缩,终竟成为一颗露珠,在她浓密的发丛中消失。她不会告诉你,她是否感觉到了冰冷。
这些年轻的女性,这些在乳母的童谣里和庄园的玫瑰花丛中长大的女性,这些曾在宫廷的盛大舞会上流光溢彩的女性,这些从降生之日起,就被血缘免除了饥馑、忧患和苦难的女性。歌剧院中不曾演过,恶梦中也不曾见过,那些属于旷古和别一世界的悲剧,突然集中在一个流血的日子里,利刃一样直刺人体内。生活因此断裂。狂泻的泪水,突然就把她们冲到春季的彼岸了。
如果没有经历过苦难,如果没有用自己的肌肤,触摸过岩壁的锋利和土地的粗砾,我们凭什么确知自己的存在呢?如果没有一座灵魂可以攀登的峰峦,如果没有挣扎和重负,只听凭一生混同于众多的轻尘,随水而逝,随风而舞,我们凭什么识别自己的名字呢?面对昏蒙了数百年的天空那一线皎白的边幕,那一线由她们的丈夫们的英勇而划开的皎白的边幕,选择难道是必要吗?
她们的选择不假思索,因为她们的爱是不假思索的。
像踏过彼得堡街角的积雪,她们踏过沙皇那纸特许改嫁的谕令,在“弃权书”上,签署她们从此成为高贵的标志的姓名:放弃贵族称号,放弃财产,放弃农奴管理权,甚至放弃重新返回故乡的权利;——难道那一切是人的真正的权利吗?那些虚荣的玩具曾经掏空了多少生命?在目睹了男人们英勇的佩剑刺穿天幕,流泻出一线自由的颜色之后,她们就从庸常走向一种崇高的义务。怎么可以忍辱屈膝,把青春重新搅拌入豪奢的腐朽和华贵的空洞呢?
那一年的冬天,日照极短,枢密院广场的落日惨红,如同一环火漆,永不启封地封存了轻盈的过去。从此,她们站到悲惨和苦难之中了。——到囚徒那里去!女性的爱,其最本质的激情是母性。于是她们一夜之间成长为山峦。就让病弱者和受难者靠在她们肩头吧,她们的臂弯里,不是有一种浴雪的乔木在生长么?
叶尼塞河划开俄罗斯大地,哑默着,向北流去。越过河谷,西伯利亚旷古的荒芜和无尽的严冬就在触摸之中了。俄罗斯的巍峨,以巍峨之上珠母一般令人迷醉的辉泽,原是因了沐育旷古的荒漠中旷古的风雪。假如上帝不曾赐予一个民族如此博大如此残酷的浸泡,或许是一件幸事,然而这个民族的灵魂,将汲吮什么生成?又依凭在哪里上升呢?
无边无沿的蛮荒之中,一个人影瞬息就被吞没了,一种琐碎的人生瞬息就被吞没了,假如有所存留,存留的只能是与荒漠的博大相匹配的崇高。自从那一个冬天,她们把自己的终生交付予荒漠,并且把一个充满女性柔情的人的单字书写在荒漠,她们就成为有资格为自由而受难的人了。
西伯利亚矿坑的深处,
望你们保持着骄傲的忍耐的榜样,
你们悲惨的工作和思想的崇高志向,
决不会就那样徒然消亡。
……
当她们以永诀的伤恸吻别熟睡的幼子,以微笑排开威吓和阻挠,任由恐怖和厄运箭矢一样穿过她们身心,孑然跋涉数千俄里,把这样的诗篇交到男人们的手上的时候,——爱情,还仅仅是一个花朝月夕的字眼吗?
灵魂是因痛苦而结合的。惟有一种博大的痛苦,有力量抗拒时间的流逝,恒久地矗立在历史深处,注视着驿道上后世的跋涉者们迷茫的眼睛。
贝加尔湖西伯利亚硬利的冻土上,竟然有莹蓝得如此温软的贝加尔湖。贝加尔湖神圣的寂静呵!
即使泪水在眼眶里已经结冰,俄罗斯妇女的山峦之内,奔流的不依然是热血么?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语言 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