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修道会

编辑:拉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9 07:04:3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基于这个概念的骑士,无论是世俗的还是宗教界的,引到目前为止历史学家们已经可以列举出一百余种,这还不算那些伪造的和夭折了的。而之所以有如此之多种的骑士修道会,须归咎于此制度与中世纪时两大要素的关联,这两大要素就是战争和宗教。至此以后,王族开始利用此方法来稳固自己或嘉赏对己忠诚的贵族,不停创造世俗的骑士修道会直至没有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皇家或王族直属骑士修道会。
中文名
骑士修道会
外文名
Knight of the order
定    义
论是世俗的还是宗教界的
种    类
一百余种
主人公
马力诺.卡拉乔里
时    间
在十七世纪时

骑士修道会简介

编辑
甚至,一些个人也开始涉及此营生;此类冒险者为了满足其想当贵族的虚荣心,竟仿制骑士勋章然后加于自身,然后大量散发,变卖与上当的民众,揽获大量钱财。那么,这就出现了一整套被认为是伪造的骑士修道会。
在十七世纪时,就有一个叫马力诺.卡拉乔里(Marino Caraccioli)(1624)的那不勒斯贵族,从他自己那里继承了一个圣.乔治之骑士修道会的大师头衔(Grand Master of the Order of Knights of St. George),并宣称此骑士修道会可以追溯至君士坦丁时代。
在1632年,巴尔萨.基隆(Balthasar Giron),自称自己为埃塞俄比亚人,也带给了欧洲一种不太古老的骑士修道会,那便是埃塞俄比亚的圣.安多尼骑士修道会,这种冒名顶替的骗局几乎立刻便被另一东方人,博学的亚伯罕.艾奇隆西斯(Abraham Echelensis)(1646)所揭穿。
在路易十四世时,则有一黑奴(negro) --- 被从黄金海岸带到法国 --- 摆出一副王族的姿态,甚至得到了由柏恕(Bossuet)(1686)亲自为其洗礼的荣誉,并在返回其所指国前设立了圣母之星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Star of Our Lady)。

骑士修道会夭折

编辑
一种常规的骑士修道会往往代表了一种兄弟般的情感或公会般的制度,这是一种骑士勋章和修士特权的结合物。这便意味着教会和世俗政权的双重肯定;而授予普通的神职人员,则需要得到教宗的首肯;他们不允许佩戴象征骑士的剑直到获得王族的授权。缺少了官方认可的骑士修道会是应从历史中被抹去的,尽管这些骑士修道会出现在几乎所有的历史学家的记录中。从事实出发,一半以上的这种骑士修道会都没有通过其起始阶段,却留传了下来,那么这些都被称为夭折了的骑士修道会。
无法追溯其源的有圣.米迦勒之翼骑士修道会("Bullarium romanum" of the order called the Wing of St. Michael),属于葡萄牙王阿方索一世;同样还有方舟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Ship),本应由圣.路易(St. Louis)在十字军前往突尼斯城前的晚上设立,但他却死在了突尼斯城(1270);还有那圣.尼各老之勇士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Argonauts of St. Nicholas),属于查理三世,那不勒斯王,1382。菲力普.德.梅济耶尔(Philippe de Mezieres),塞浦路斯王的总理大臣,曾起草关于设立基督受难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Passion of Christ)的建议(1360),其相关文件在最近被公布,但却从未付诸实施。
在从土耳其的手中夺下莱姆诺斯岛(Lemnos),教宗庇护二世设立了伯利恒圣母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Our Lady of Bethlehem),想以此来取代旧有的,不履行其职责的骑士修道会(1459),但由于岛屿的再次陷落而作罢。相同命运的还有德国的基督民军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Christian Militia),在教宗保禄五世任上提议(1615);法国的抹大拉玛丽亚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French order Of The Magdalen)则是为了控制决斗的发生(1614);以及圣母原罪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Conception of Our Lady),由曼图亚公爵(Duke of Mantua)起草并得到了教宗乌尔班八世的批准(1623),却也从未执行。

骑士修道会次等常规

编辑
在十二世纪的卡斯提尔曾有过蒙茹瓦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Montjoie),此修道会是由教宗亚力山大三世所准的,但后来被融入了卡拉特拉瓦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Calatrava)。
1191年,在艾可(the siege of Acre)战役之后,狮心王理查得一世为了还愿,设立了坎特布里圣.多玛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St. Thomas of Canterbury),以保护和服务英国的朝圣者。此修道会似乎是从属于圣.若望骑士修会的(Hospitallers of St. John),并从巴勒斯坦撤退后跟随圣.若望骑士修会来到了塞浦路斯。证明此修道会存在的证据包括教宗亚力山大四世和若望二十二世的通谕,除此之外就只有矗立在塞浦路斯的尼科西亚(Nicosia)一座设计独特的圣.尼格老(St. Nicholas)教堂了。
而著名的Schwertzbruder of Livonia(Ensiferi,刀剑骑士修道会,俗称带剑骑士团,也称利沃尼亚骑士团,或圣剑骑士团),则是由里加(Riga)的首任主教阿尔伯特于1197年所设立。其宗旨原为传教及保护新兴的基督教国家面对波罗的海附近众多的异教国家。为了对付这些异教徒,教会甚至组织起了一支十字军,可是十字军只是暂时的措施,于是为了维护基督徒们在巴勒斯坦的地位,教会设立了永久性的骑士修道会。此修道会从圣殿骑士那里继承了白袍和红十字,再加上他们独特的红剑,使他们带剑者(Ensiferi)的名声着实得到了彰显。刀剑骑士修道会于1202年得到由教宗依诺森三世所颁之通谕的批准。由于此修道会不讲究出身可以让任何人加入,所以许多漫无目的的冒险者也趁机而入,而这些人过于算计,不但使人们不愿皈依到基督教来,甚至惹怒了那些异教徒。刀剑骑士修道会仅坚持了很短的时间,并有过两任大师(grand master)。其中第一位名叫文南(Vinnon),于1209年被他自己的一个随从所杀,而第二位,维昆(Volquin),则与修道会的二百八十名骑士在1236年一同战死。剩下的骑士们于是请求加入条顿骑士,从此以后刀剑骑士修道会就成为了条顿骑士下的一个分支,并只保留省级统领(Provincial Master)的编制。而刀剑骑士修道会的财富和数次征战所得的战利品,在查理五世时(1525)最终建立起了一个公国,它的最后一任统领,哥塔.凯特(Gottart Kettler),也叛教脱节,于1562年接受波兰王的统治,成为世袭的库尔兰公爵(Duke of Courland)。
博洛尼亚(Bologna)的圣玛丽亚骑士修道会(Knights of Saint Mary,The Gaudenti of Our Lady),由教宗乌尔班四世于1262年批准成立,于1589年被教宗西斯笃五世所镇压。此修道会算不上军事骑士修道会,不过是一些绅士们在战乱年代维持安定的组织。
在亚拉贡的阿法玛曾有圣.乔治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St. George of Alfama),是于1363年由教宗乌尔班五世所批准,但于1399年并入蒙台萨骑士修道会。
而奥地利的圣.乔治骑士修道会(The Knights of St. George in Austria),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三世设立,并由教宗保禄二世于1468年批准成立。但由于没有自己的领地,使此修道会无法维持很长的时间,最终其地位由世俗的骑士团所代替。
教宗圣.士提反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St. Stephen, Pope),则是由卡斯莫一世大公(the Grand Duke Cosmo I)在托斯卡纳(Tuscany)设立,并由教宗庇护四世于1561年批准成立,其修道会遵循本笃会规(Benedictine Rule)。它在比萨设有总部,并在地中海对抗土耳其的战斗中曾与马耳他骑士协商,后装扮成马耳他骑士的运输队,并武装了一部分奴隶一起出战。

骑士修道会世俗

编辑
从十四世纪开始,世俗的骑士修道会(骑士团)仿效大型的骑士修道会而成立;并在后来,我们发现这些世俗的骑士修道会都发誓效忠教会和君主,都有自己的守护圣者,法规,统领(通常为现任君王),和特定的服务方向。这些世俗骑士修道会中的大部分都恳求得到教廷的承认和准许,而在另一方面,教廷也赐与了他们许多超越世俗的好处,诸如,大赦免罪,建立小型礼拜堂的特权,以及免除特定斋戒的特许,等等。
而以下就是主要的世俗骑士修道会:
在英格兰,爱得华三世为了纪念传说中的圆桌骑士,而于1349年设立了由二十五位骑士组成的兄弟会,不包括有王族血统的王子和外国王子,以圣.乔治为其守护圣者,并以设立在温莎城堡内的礼拜堂为其例会会堂。这,便是嘉德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Order of Garter),得名于那独特的,佩于左膝的勋章。而选择那勋章的原因则说法不一,甚至兴起了许多各种各样的传说逸事。另一骑士修道会,巴斯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Order of Bath),其原设立目的不详,但却可追溯至亨利四世的加冕典礼(1399)。第三种骑士修道会,起源于苏格兰,蓟花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Order of Thistle),由苏格兰王詹姆斯五世于1534年所设。这些骑士修道会(骑士团)都存世至今,尽管它们都被新教化了。
在法国,皇家星之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Royal Order of the Star),可追溯到善王约翰(John the Good, 1352),皇家圣.米迦勒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Royal Order of St. Michael),由路易十一世于1469年设立,皇家圣神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Royal Order of Holy Ghost),由亨利三世于1570年设立,皇家加美乐圣母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Royal Order of Our Lady of Carmel),此骑士修道会由亨利四世并入圣.拉萨剌骑士修道会,这些骑士修道会(骑士团)最终都在大革命时被镇压。
现在奥地利和西班牙在对于谁有权授予那继承自勃艮第家族的,金羊毛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Order of Golden Fleece)争论不休。此修道会由公爵好人菲力普(Duke Philip the Good)所设,由教宗尤真尼四世(Eugene IV) 于1433年批准,并被教宗利奥十世(Leo X)于1516年增强。
皮埃蒙特(Piedmont)的安农齐亚塔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Order of the Annunziata),基于其后期的形态,仅始于查尔斯三世,萨伏伊(Savoy)公爵,1518年,但此骑士修道会第一次为圣母作出贡献则是在第一位萨伏伊公爵,阿玛迪斯八世(Amadeus VIII)和伪教宗斐理斯五世(antipope Felix V)时期。 除此之外,在安农齐亚塔骑士修道会成立之前,萨伏伊还出现过克拉骑士修道会(骑士团)(the Order of Collar),此骑士修道会将其会所设在了比热(Bugey)的卡尔特修道院(成立于1892)。这里还有安农齐亚塔骑士(Knights of the Annunziata)继续庆祝着安农齐亚塔的节日,并称自己为克拉骑士修道会的继承者。后来,由于比热被割让给了法国,他们将会所转移到了在都灵山上新建的卡玛尔迪斯(Camaldolese)修道院(1627)。
曼图亚
在曼图亚(Mantua)公国内,公爵文森特.霍桑(Vincent Gonzaga),在其子弗朗西斯二世的婚礼上设立了,并得到了教宗保禄五世的准许的,高贵之血骑士(the Knights of the Precious Blood)。此骑士团的遗迹被保存于曼图亚的首都。
最后,还有一定数量的教宗世俗骑士修道会,其中最古老的为基督骑士(the Order of Christ),现在与1319年建立的葡萄牙基督骑士同名。在后来批准骑士修道会时,教宗若望二十二世(Pope John XXII)保留了新增一定数量的骑士的权利。现在,这便被用来嘉奖任何对教会提供了服务的人,不计较出身。
同样的还有圣.伯多禄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St. Peter),由教宗利奥十世(Leo X)建于1520年,以及圣.保禄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St. Paul),由教宗保禄三世建于1534年,和劳莱特圣母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Our Lady of Loretto),由教宗西斯笃五世(Sixtus V)委任于1558年,来监察和保持圣所的圣洁。这些荣耀的头衔以前往往用来赐与教宗办公处的办事员。
至于圣墓骑士修道会(the Order of the Holy Sepulchre)则有些问题,以前是下属于耶路撒冷的宗主教,后得到教宗庇护十世(Pope Pius X)的肯定。而圣.加大利纳骑士(the Knights of St. Catherine of Sinai)则不是修道会(骑士团),既不是世俗的也非常规的。

骑士修道会各机制

编辑
对于那些大型的骑士修道会的研究有着种类不同的历史科目及大量的文献,但在此还是有必要,只是简要的解释一下骑士修道会的总体上的机制,包括宗教,军事,和经济此三方面。
宗教
尽管那些属于骑士修道会的骑士们都像修士们一样遵循三圣愿*,且享有豁免权,但在教会中此两者还是应被区分开来。骑士们仅对教宗负责,他们有自己的小圣堂,他们自己的司铎,及自己的墓地,这些都不受在俗圣职人员的司法权的影响。他们拥有的土地财产毋须交纳什一税。当地的主教不可剥夺他们进行圣事活动的权利,尽管在那个时代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他们遵循着不同的隐修会规。例如,圣殿骑士以及由其衍生的骑士修道会都遵循熙笃会规(Cistercian Reform),而马耳他骑士则遵守奥斯定会规(Rules of St. Augustine)。然而,在十字军的时代过去以后,骑士们中间开始展现出懈怠之情,于是教廷对那些非圣职人员实施了一些温和的措施。对于那些不能坚持清苦的单身制度的,他们被批准,在一定的情况下,结婚一次,且只限与那些未婚的女士。即使在某些地方鼓励第二次婚姻,骑士们也都必须发誓忠诚于婚姻,所以如果他们违背了这条自然律的责任,那么他们将由于毁誓和违反自然律而被记双倍的罪。除去三圣愿以外,隐修会规依然要求骑士们操守修士生活,诸如背诵日课书(Hours),为此,介于许多人不通文理,所以一定数量的神父(Paters)将被代替应征入伍。另外,隐修的生活还限制了他们的穿着和食物,以及节日,饮酒,斋戒期。最后,在选举高级官员的方面有着细致的规定,同样有着细致规定的还包括吸收两级战斗人员-- 骑士和士兵(man at arms) -- 以及两级非战斗人员 -- 专职司铎(chaplain),对此专职司铎保留一切的司铎职能,和casaliers,或称作承办人,此人负责管理临时事物。
*三圣愿: 最传统,团体性的誓言,由修会的会士所矢发,指贞洁,贫穷,服从三圣愿。
军事
各骑士修道会的军事机制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强制其自身军队保持足以让交战敌方饱尝失败之痛的实力,这也是战争的法则。在那个时代,一支军队的主力在于它的骑兵,而对于骑士修道会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兵刃,马鞍以及军事策略。骑士阶级(the knight-brethren)属于重骑兵;士兵阶级(the man at arms-brethren) 则属于轻骑兵。前者一人拥有三匹马,后者则每人一匹。在前者中,只有那些在战场上表现英勇的才被录取,或者,对于此资格的默认,也就是骑士之子,因为在这种家庭中战斗的精神和军事训练总是代代相传的。造成的结果就是,从来没有过为数众多的骑士;而正是这些骑士们组成了一支特种部队(corps d'elite),并挑起了十字军的大梁。他们聚拢在那既是修道院也是兵营的地方,混合了士兵服从的天性,与宗教的卑谦,上级与下级,肩并肩的住在兄弟般的集体中,这些骑士修道会有着超越了每个军队机制都梦寐以求的凝聚力,以及从马其顿的长枪兵到奥图曼的近卫军以来历史上最著名的军队。
经济
在中世纪时,骑士修道会的重要性常常通过衡量其分散在欧洲各处的土地所有来展现。在十三世纪,超过九千座的庄园构成了圣殿骑士的部分;而马尔他骑士则拥有超过一万三千座的庄园。这些收入被算作教会产业中的一部分,因此一层神圣的关系,避免了使用上的不当,以及免除交纳世俗的税款。他们与普通修道院收入的区别仅在中央集权的经营管理系统。当其他的修道院都在自主管理时,所有的骑士修道会都被缚在了一起贡献收入,在除去花销之后,统一进入一中央金库。由于如此大量的资本流动被控制在了各骑士修道会的手中,他们的财富可用作各种各样的财经行为,他们甚至可称为名副其实的存贷银行。他们完美的忠诚信仰使他们得到了教会和世俗统治者的充分信任。教宗雇用他们来收集十字军的捐款;王公贵族们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财产交与他们。在这方面,骑士修道会实为此类机构的榜样。

骑士修道会其他相关

编辑
国内书籍一般对三大骑士团系列的比较重视,而对真正取得重大成果的西班牙各骑士团(修会)却忽略了,西班牙各骑士团无论战绩还是英雄事迹与三大骑士团相比,都是毫不逊色的.
西班牙(及葡萄牙)最重要的骑士团包括:
1,卡拉特拉瓦骑士团(1158-1873),西班牙十字军的核心力量,主要由卡斯蒂里亚骑士组成;纹章是金黄色盾牌,上面缀有唇形小花十字架和两具黑色镣铐.
2,阿尔康达拉骑士团(1156-1835),西班牙十字军的核心力量,主要由莱昂骑士组成;纹章是金黄色盾牌,缀有绿色饰花十字架.
3,圣地亚哥骑士团(1161-),西班牙十字军的核心力量,主要由莱昂骑士和卡斯蒂里亚骑士组成;纹章是金黄色盾牌,上有红色十字架形宝剑,剑柄是心的形状,贝壳护手,战旗是五只贝壳.
4,阿维斯骑士团(1162-1789),葡萄牙十字军核心力量,主要由葡萄牙骑士组成.
其他主要还有圣朱利安.德.佩约罗骑士团,纹章是金黄色盾牌,缀有唇形小花十字架,旁边有一株梨树;
还有由阿拉贡骑士组成的阿尔法玛的圣乔治骑士团,后来与著名的蒙特萨骑士团在巴伦西亚合并.
词条标签:
中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