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欲无言

编辑:拉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0 00:51:05
编辑 锁定
资中筠2012年11月16日在“共识”座谈会上的发言:“全民腐败!社会风气都是不良的,曾经受过良好教育的成年人却不将曾经受到的教育向下一代传递下去,或者,根本视玉石如土坷,意识不到“文明”、“文化”都是什么。
我们身边有多少人,一边骂着贪腐,一边怂恿自己是孩子、亲友去考公务员啊,臆想的灰黑收入,就是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挤破头去考的动力啊。
而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呢?周围的人不会去教导,自己也缺乏接触有益书籍的机会,认为只要自己付出,劳力所得的东西便是天经地义的,而从不考虑给他人,给后人带来怎样的灾害。
甚至,即使是接受了高等教育的人,也并非全部是头脑清晰,明事理,晓地理的人。
当下,全社会的腐败是一个事实,我愿意看见其间残存的美好,但不愿看它存在的那么艰难。”
中文名
余欲无言

目录

余欲无言全文

编辑
资中筠:余欲无言
2012年11月16日在“共识”座谈会上的发言
我本来不想发言,因为已经“余欲无言”。这个文件第一段里的话:“十八大……感到振奋”就和我的心情相反,我一点也不振奋,而感到沮丧,没有希望。那个报告除了连篇的陈词套话外,有几句引人注意的话却是倒退的。
上午许多有识之士发表了许多真知灼见,我很钦佩,那一片痴心也令人感动。这些意见多少人多少年来也发表了不少。我首先一个问题是:我们说给谁听?假想的听众是谁?好像还是眼睛向上,希望掌权者采纳,可能吗?我想起我曾写过的一篇小文章:《国家兴亡,匹夫无责》。那是诠释顾炎武的话,他的名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是又说“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意思是“匹夫无责”。当时明朝亡了,他说你们那些在位者把王朝给折腾亡了,我们没责任,我们的责任在维护道统,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民族精神。为什么自古以来“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因为利令智昏。是既得利益妨碍做出正确的决策。所以不是如何说服他们改的问题。
我想,我们现在谈的这么明显的问题,我们都看到了,在上者难道真的看不到?他们也不是弱智。社会危机他们想必比我们体会更深,否则为什么要动员140万人保卫几千个人开会?那么害怕,心虚?现在去分析讲话中哪句话的提法是没有意义的。语言与实际已经空前脱节,空前的虚伪。什么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中国特色而无社会主义!现在还讲“我们”社会主义、“他们”资本主义,是十分可笑的。事实是中国的权贵资本已经与跨过资本相结合,互相利益攸关,受害的是中国的劳工和那些国家的劳工。
刚才有人说:“改革是找死,不改是等死”,这是一句流传很广的话。但是有一个问题要搞清楚:是谁死?改革了,整个中华民族会死吗?我认为民族复兴的希望就在于改革,否则虽然不一定会“死”,但是会堕落,沉沦。人们都痛恨腐败,官场腐败,古今中外都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全社会腐败,现在正是全社会腐败。国民党的时候是官场腐败,社会其他方面:学界、文化、新闻以及工商企业没有全腐败,所以政权被推翻了,社会还有救。而现在,各行各业都腐败,而且已经见怪不怪,连小学生都知道要家长给老师送礼,以便对自己好一点。他们长大了就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了。我们在座的至少40岁以上的上学的时候还不是这样,还有公平、正义的观念,下一代人如果这样下去恐怕就根本不在乎什么公平正义,而是认同腐败的规则,只看自己怎么在里面玩了。这就是整个民族从精神上烂掉!孙立平先生的“溃败论”对我很有启发。所以我对教育问题特别忧虑!这个文件中完全没有提到教育问题。我们需要眼睛向下,着眼于民众的启蒙。民众和领导的素质是互为因果的。民众的觉悟是最重要的。前一阵发生的以“爱国”为名的打砸抢暴行,使我感到悲哀:一百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我不是要把哪位领导比作慈禧,但是那次的行动开始就是当局纵容、默许,或者就是有意组织的,把国内矛盾转到一个境外敌人身上,这是惯技,到后来失控,再行压制,然后和外国还得妥协。总之,我们需要换一种思维方式,换一个角度,是对全民族负责呢,还是对王朝负责?
如果要说改革的切入点,最重要的是建立法治。有了健全的法治,其他事,政府能不管就少管,社会自然会有活力,自我调节。我同意刚才有人说的党内纪委实行“双规”的做法是违反法治,侵犯人权的。我觉得有点像帮会的自己清理门户,绝不是现代国家的法治。纪委谁来监督呢?没有公众舆论的监督,没有透明度,没有权力的制衡,腐败是不可能治理的。另外,还要澄清一个观念,美国对外实行霸权主义,绝不能成为我们反对民主宪政的理由。我们要走民主宪政的道路是汇入人类共同进步的潮流。人权是所有人应该有的平等的权利,没有东西方之分。平等这个概念是现代社会的,过去封建社会,人们都在一定等级之中,也就认了。而现代社会就不能接受,要求平等的权利。以美国对外的霸权行为,还有英国过去是海盗起家等等来否定人权、自由、平等,是概念的混淆。就好像有人吃饱了饭,身体健壮了,出去打人,甚至杀人,我们就拒绝吃饭了。那是两回事。向宪政民主的方向改革是我们自己的需要,与外国无关。[1] 

余欲无言社评

编辑
  • 染小病luv:在中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时候会产生很多麻烦和烦恼,但是历史始终是处于向好的一方面发展,我相信大国崛起正在开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虽然近几十年谈不上,但是文化与科技并行,中国会成为新时代下的熠熠发光的明星。
  • 玉蜂主人:文化,真的与科技并行了吗?小孩子们,甚至20岁的青年们,不是已经越来越自我了吗?不是有很多人,参与到以欺诈消费者谋钱财的工作活动中去了吗?并且还以此为傲,还觉得这些是行业规则了吧。历史是曲折的,身处其中,虽然难以觉察它是在向低谷,还是向高峰,但是体验上来说,总是能觉察一些迹象的。水源、土壤污染,食品问题,强拆滥建,不断庞大的公务员队伍,各种行业潜规则,失效的法律,无民主的领导诞生方式……你怎样看出大国崛起了?哦,还有盗版的科技。
  • 铁血-D-狂歌:振聋发聩啊!"人们都痛恨腐败,官场腐败,古今中外都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全社会腐败,现在正是全社会腐败。"[2] 

余欲无言作者简历

编辑
资中筠1930年生于上海,1947-48肄业于燕京大学。1951毕业于清华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精通英、法文。五、六十年代,就职于“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访问过亚、欧、非、拉美等几十个国家,参加国际会议与民间往来。
1956年至1959年常驻维也纳,担任“世界和平理事会”书记处中国书记的助手及翻译。
1959年回国后曾担任毛主席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翻译。
1971年后,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负责对美工作。参加了尼克松访华以及随后的美国参众两院领导人访华团的全程接待工作。并参加基辛格若干次访华的接待工作。
1980年调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研究室工作。
1982年至1983年,任普林斯顿大学国际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1985年起应聘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新组建的美国研究所任副所长、1988-1992任所长,同时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1992年至1998年参与创办中华美国学会和《美国研究》杂志并任主编,1993年发起并主持创办“中美关系史研究会”,任第一、第二届会长。
1992年,任华盛顿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曾应邀在美国十几家大学作演讲。
1994年任“敦巴顿橡树会议与联合国”国际研讨会(纪念敦巴顿橡树会议50周年)荣誉委员会委员。
1996年退休后,仍继续研究工作和学术活动,并兼任南京大学-约翰·霍普金斯中美研究中心国际问题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中方主任(美方主任为大卫·兰普顿),中美关系史研究会理事,太平洋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理事等。她多次出访并参加国际学术会议;
在国内主持过若干大中型国际研讨会,在组织中国的美国学和中美关系史的研究以及参加和促进中美学术交流方面辛勤工作二十多年,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化活动 文化